因為我們曾有過



1 傷痛

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在圖書館裡自殺。

朋友怡君更正我說,那只是自殘,你看她手上一痕痕風化的印記,就知道了。外面是陰天,圖書館裡有一種驅散不去的抑鬱,一種死的氣息。周圍的人都在埋首溫習,翻書的聲音如輕紗枕著他們疲弱的意志。無人發現。女孩手腕上只有一道血紋,血沒有聲張流下。她把手藏在桌底下,一隻手抵著額頭,眼裡透出一種我不曾見過的,極深極深的怨恨。很紅很紅。女孩不自覺就流淚了,只是眼淚流得比血還乾脆。

怡君問我,自殺是一種勇氣還是沒有勇氣?我不知道,究竟死需要的是不是只有勇氣。每次刀口湊近手邊猶豫了好幾個小時,終究沒有勇氣劃下」,曾經自殺的她一臉淡然的說著
沒有想過死的人更悲哀吧,因為他們連自己爲什麽活著都不知道。每天每天掛著一張面具,人前露出所有歡笑、狂傲、流淚、憐憫、害怕,虛構出自我預設的表情,那才是真正死了的自己。我告訴怡君,活著是一種需要每天練習的責任。在我身後背負太多,有形無形的軛,家人乃至生活上的全部,對於一個被上帝賦予氣息的個體來說,我的生命是用來承載這些的。

其實也包括傷痛。只是需要練習。


2 夢想



我不只一次夢見自己飛在城市的高空。一次騎著幽浮,盤旋在吉隆坡高空;一次在台北,在朱少麟小說的場景中,自身就這樣飛了起來。夢裡的我不知道爲什麽,總是非常恐懼,俯視底下一幢幢高樓,好像尖銳得就要刺穿我自己。我如灌滿氫氣的氣球。

後來開始懼高。某次和朋友出遊,被大家推去搭摩天輪。摩天輪引動然後離開地表,一切都在緩慢節奏裡行進。我雙手緊捉鐵條,雙眼看前保持平行視線,不要往下望,對了就是那樣,很快就一圈了。事實上時間好像在那刻膠著了。慢,以至於停住。在我眼前忽然閃現夢裡的情境,我一個人居高臨下,看盡世間繁華與落寞,害怕飛翔,卻也找不到落腳的方式。
這是夢的隱喻吧。當我執意一再偏離原先的軌道、拼命離開現在的自己、往夢想那頭靠近,就得先要練習飛翔的姿勢。孤獨生活。讓夢想靠岸的島嶼。直到摩天輪升至高空,我才微微張開眼睛,然後俯瞰底下的景物。

我才忽然明白一切——當初高中畢業決定出國留學,只是一種奔逃,如今卻變成一種飛行。一種流旅。趁時間還有,即使海綿般,也要到外面走走看看,找到屬於自己最好的位置。

登上了高空,即使還是被困在牢籠裡,我也要破除世間預言,努力維護夢想在我生命裡如琥珀色的珍稀原貌。


 

2 thoughts on “因為我們曾有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