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月亮



还记得那一段岁月,有些临近却已遥远。像月。

小学五年级大概是第二次搬家吧。屋子里的家具也都搬去了新家,剩下父母房里,仍旧存放着一张大床和两张小床。没有床架,仅是碎花绘成的床褥覆盖在厚厚的弹簧床上。那已是旧屋最后的遗物,仿佛它不想随着时光的脚步搬到新家,和未知的未来。我和姐姐的房已空,最后一晚便迁到父母的房里一起睡。


两张小床就搁在大床旁,并排着,像小时候我和姐姐俩人夹睡在父母之间。最后一夜我们都趁早躲进房里,贪婪地开着空调,享受最后的安逸舒适。毕竟搬家以后的日子如何也不得而知。母亲熄上灯唤我们早点入睡吧,明早还得帮忙打扫新屋呢。母亲脸上有些笑意,似是安慰,但我们深知,某些沉重的什么正悄悄滋生。


父亲还没回来。即使经已夜深,他仍在外头。房间却一直越来越冷。即使窗外的月光撒落进来,却没有一丝暖意。寂静明亮。宛若回到前一次搬家,我们都还是幼小。那些近乎朦胧的回忆却又悄然幻化成薄雾笼罩着思绪。我记得小时候睡觉的场景。即使那时住在祖楼,不富,也没空调大床,却是些简朴幸福的日子。我们都同父母睡在一张床上,四人拥挤一块。我们之间没有间隙,就像悠远长流的河。


我记得那时也有一扇玻璃窗。入睡以前我总不经意望向窗外,窗外挂着静谧的月亮。仿佛从远方就透来一丝暖意,轻轻地哄着自己入睡。我披着那束月光,不期然长成了小学生的身躯。最后那束月光好像也不合身,于是便脱去了。后来我们就搬了新家。


今夜又回到如初那样的画面,径自徘徊在时光轴上。只是这回,我们好像又走得更远了。


月亮被玻璃窗阻隔在外,有着一种永远到不了的距离。我试着站起,伸手触摸远在天空一隅的月亮。却终究只能触及这片玻璃。却又不敢使劲,仿佛脆弱得只要一碰就会碎开。我倚在窗前,看着月亮缓缓移动在夜空,缓缓从窗的这角流浪到彼端。


瞥见楼下父亲开着大门,醉醺醺地东歪西倒企图走进屋子里。月光下的身影近已稀释。


明天我们就要搬家了。


月亮是玻璃,只能成为万人景仰的艺术品。易碎,伸手不可及。


像岁月,像父亲。


29/5/2012 〈南洋文藝〉

 

8 thoughts on “玻璃月亮

  1. 怎么啦,一点点淡淡的愁绪?
    《月亮可以引入愁思,
    传递不安的心情
    并引来缪斯女神
    慰藉那受伤的心灵。》
    这是Helen Maria williams,十九世纪英国诗人写的,很喜欢,送给你读读!

    • 可可姐
      這是一年前的稿子了,今日才刊登在南洋文藝。淡淡的愁緒是寫稿時月亮那兒所遞送過來的。我在散文中經常加插一些虛構的場景,這裡當然也有,父親酗酒那段當然也是虛構的。唯獨情感是真摯的,也是我對過去那些搬家的回憶一次小小的告別。
      謝謝可可姐的詩!:)

  2. 記得小學五年級,也搬家,六年級畢業了,又搬家。初中畢業,我搬到伯父家,因為讀書的關係,就這樣再過了三年。然後,搬到鄉間的木板屋,上班的宿舍,一年後。搬家,到國外讀書。回家,不久,搬到陌生的大城市,為了事業。後來,爸媽年紀大了,家裡很多事不能打理,終究要把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好好放下,搬回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老地方去吧。我想,當我回到那裡也把事情交代妥當時,或許就是我這人生過客快要結束的時候了^_^

    • 搬家是一次又一次的告別,夾帶著一次又一次的不捨。但同時搬家也是一個嶄新的開始。我也在這些日子裡經歷了好幾次搬家,它們所賦予的意義,即是見證了自己的不斷成長,還有無限的眷戀。我相信家是心的所在,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