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



(Taken from Cousin’s photograph)

阿姨們最近爲了某件事大吵起來,我聽見母親在電話裡用著客家語和阿姨訴苦,頻頻哀歎。我想此事不過也是極瑣碎的。但往往某些事情在心裡擺久了,還未癒合,再又劃出另一道傷口,事情便仿佛往火中拋擲一小團火種,就又熊熊燃燒了起來。於是今天的母親節聚餐,大家還是心有芥蒂。

但當阿姨們(也包括我母親)見面時,大姨先開口主動攀談,於是大家心裡那朵長刺的玫瑰便悄悄凋零了。反倒化成養分去了吧。我安靜觀察她們,看著她們一如往昔有說有笑,談著再平凡不過的生活瑣事:這金鳳魚該怎麼怎麼煮、最近天氣總是太熱、一歲的孫女長牙了呢……我在心底默默微笑起來。

回程中母親告訴我,
再多的爭執,都好,始終是姐妹情深。

我想起飯桌上的蛋糕,大家圍成一桌唱起小學歌唱本上必學的母親節之歌
〈世上只有媽媽好〉,姨丈說他唱這首歌總會不自覺流淚,卻又帶領著大家開了個頭,大家於是在掌聲的伴奏下歌唱著「……投進媽媽的懷抱,幸福享不了」。我在他身旁,看見他眼角悄悄閃爍著微弱的星光。

是不是大家都不經意想起了經已逝去的母親呢?

我不斷揣想父親對於今年母親節的感受是什麽,自嫲嫲在去年入土為安以後,他過著人生中第一次沒有母親的母親節,此刻的他是否想起了嫲嫲,他母親,他永遠不再回來的母親。我不知父親是不是又忽然寂寞了起來,一如他經常獨坐在屋後的窗前靜靜遙想著遠方的時候,會不會其實心底正悄悄思念著嫲嫲。當阿姨把桌上那塊蛋糕切開分給每個人的時候,我見著父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按著手機,手機的燈光熄滅以後,父親的臉仍鎖在屏幕中,竟是如此深沉而幽暗。

父親說他不吃蛋糕,回過頭來被母親說了說,一定要吃的。

因為蛋糕是一個家的隱喻。儘管我們用著不同的方法把這一塊完好的蛋糕切分開來,切成兩半,或是四分一、八分一;但當我們再次把各自握在手上的蛋糕湊合起來,便又是完整的一個了。阿姨們陸續結婚以後,仿佛蛋糕逐一離開了最初的核心,各自為著另一段生活而努力,但無論如何變遷,生離抑或死別,她們始終是這塊蛋糕的一員。一員,便是一個家無價的至寶。我想嫲嫲在天上也會點頭的。即使她已永遠地離開我們了,這蛋糕仍不缺任何一塊,因為她一直都在,都在。蛋糕之所以是一個家,皆因每個人的成份都一樣。嫲嫲即使離席了,她的愛與精神,都一一讓我們延續下去了。


— —
後記| 想趁著母親節送一首我非常崇敬的Beyond的〈真的愛你〉。風花雪月的字句或話語我不寫了,我想說的,都在歌詞中一一盡訴。「是妳多麼溫馨的目光/ 教我堅毅望著前路/ 叮嚀我跌倒不應放棄/ 沒法解釋怎可報盡親恩/ 愛意寬大是無限/ 請准我說聲真的愛妳」。獻給我塵土中的嫲嫲,我母親,以及日後也會成為母親的我姐姐,我的阿姨,我的家人——請准我,說聲,真的愛你。



 

11 thoughts on “蛋糕

  1. 看这篇眼泪掉下来,是因为我也是初尝没有母亲的母亲节,而我的女儿,她多忙母亲节她还是决定赶回来与我这母亲过母亲节,有哀伤也有欣慰,这就是人生。
    咩杨就是一个心思细密善解人意的孩子,妈妈,嬤嬤有你真好!我在这里看到一篇这么有感情的文章,梦里也会笑!

    • 可可姐,
      我無法真正體驗失去母親的感覺有多難受,但自我嫲嫲死去以後,在某些悠忽時刻,我總會不時想起她。她的容貌、叮嚀,以及聲聲句句流傳下來的祖訓。我有時夢裡醒來,會忽然想念她,頓時覺得心裡仿佛缺了什麽。是那種不再完整的感覺吧?

      我不知道時間會將一切愈療嗎,即使這樣的傷口無法複合,但至少其他仍活著的親人之間的扶持與愛,便是讓我們多走下去的動力。

      能夠當上媽媽想必是非常幸福的事,特別擁有這麼乖巧聽話的孩子。可可姐對母親的思念與祈禱,她會聽見的。母親節快樂,這塊蛋糕也送給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