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死亡乾杯




看了五月天《乾杯》的MV,想想就是一生完整的速寫了吧。我注意到鏡頭每眨一次眼,便是人生另一段的更替。也是這樣的,一眨眼,時間便晃過去了。我到了偽青年這個時期才憤世嫉俗,錯過了童年時偷偷在桌底下翻看漫畫的鬼祟時光、少年時期阿魯巴、K酒;卻在如今無聊的課堂上、或是空檔時期坐在圖書館裡閱讀《魯迅選集》和《麥田捕手》。四下無人的圖書館好像瞬間成了一座停頓的城池,我在裡邊,也在小說的情境之中。

但我們偶爾也瘋狂。像準備半年考以前到波德申海邊,吹吹海風,把積慮已久的壓力煩惱狠狠拋進海裡。我們把豬肺的鞋子埋在沙裡,然後快快跑開。我們在夜半的海邊,絲毫不知海嘯的警報正悄悄拉起。死亡竟離得我們那麼近,其樣貌好像就快顯露在我們眼前了,但對於當下的我們來說,死亡其實只是被埋在沙中的那雙鞋,我們因忘了作記號而費了好大功夫才把它挖出來。

我想起阿關告訴我說,在她死去以前想要預習一番自己的喪禮,看看人們在她生命的終端會做些什麽事、說些什麽話。但我們終究抵不過死亡的來襲——老姐的朋友今早逝世了。她曾經是我小學二年級的學長,那時在我們班上站崗。那一年我們尚算熟稔,她總稱讚我姐說她好漂亮,好有才。我默默聆聽,循著她口裡吐出的預言遙想未來的情景——我姐果然是越來越漂亮了。然而她終究走不進我們所談及的未來,卻在某段時間軸上畫上了永遠的頓點。切斷未來的去路。你說,我們怎能預習死亡呢。

但其實就如歌名「乾杯」一樣,母親非常豁達地告訴我們,時候到了總要死的。我想在天國之門打開以前,如同老人一樣,追溯那些曾經的美好事情,想趁還來得及的時候,向朋友們道別:一個熱情的擁抱,一聲溫柔的再見,一張微笑的臉,一次回眸,搭著彼此的肩仰望最後的星空。

在那之前我們會不斷不斷長大,然後慢慢、慢慢老去。MV最後來回唱著「時間都停了/ 他們都回來了/ 懷念的人啊/ 等你的來到……」,那時我「也要和你舉起回憶釀的甜/ 和你再乾一杯 」。慶祝死亡的終究到來之時,等待後邊的門悄然關上。



 

5 thoughts on “同死亡乾杯

    • 可可姐,
      目前讀著大學先修班,就是大馬的STPM,明年進大學了。要讀哪裡還沒決定,台灣新加坡香港都有想過,如果都沒有獎學金,那只好馬大了。
      祝安:)

    •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一切都好,只是學業挺繁忙的。
      離開這段時間都在努力磨劍,希望寫出更好的作品。謝謝Jo的期待,只要有空,還會繼續在這裡更新。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