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土


「如果人生的重大事件是念書、就業、結連理,我的生命也是如此按軌道行走。可是活到這般年紀,卻擺脫不了牽牛花的攀藤生長方式。沒有枝條、籬笆或牆頭,牽牛花無法站立。我以為自己可以捉住人生軌跡徐徐前進,卻沒發現自己纏繞、捆緊愛情藤架而不自覺。多年來普通而平實的生活,近年忽然遇上龍卷風,風吹花落,漣漪激蕩。聚少離多讓我有如軟弱花枝藤蔓,編織一張遮蓋日常生活的花網,淚水滿浸其中而忘了藤架不勝負荷。直到一個半夜時分,架子因為淚濕鹽分腐蝕而崩裂,
我站在荒地旁邊顫抖,從晃影中看紫色花叢中的我,如何假借內在的骨架支撐牽牛花般的我。」——蘇燕婷/《牽牛花治療式》

這篇稿子,讓那些日漸囤積的情緒幾近瓦解。我已徹底遺失了我自己。

仿佛日子在這城他城漂泊以後,打從心底就少了那一份歸屬。於是我明白,世事飄渺,不可理喻,世界不能停止在人前所觀所聞了。一樹的綠葉花了多長時間回歸塵土呢?而我若落葉,已然決定離開大樹,隨風飄揚他方。在世界崩塌以前讓我流浪。在暮色緩落以前捉住那一片橘天。就讓日子這般作勢匍匐前進。若紫花若籐架,非紫花非籐架,這些磨練只為成就明日的自己。

有些事情,總是在逐步成長以後才會明白並重視的。曾有一次,我趁學校放假潛逃回家。雖然只是一天,基於距離也不遠,父親就驅車把我載回去。並非孩子氣那般想家,只是心底總有這麽一聲呼喚:繌該回家看看。記得那天坐在回家路上,想了好多以往不需擔心的事。我知道,我心裏所看重和掛慮的已不再那麽簡單。姐姐搬出外頭住上兩年半了,終于是時候回家。我一直很感恩,仿佛一切已在命定中,她回家,我離家。至少家裏有人照應,長久的擔憂也就釋懷了。曾有一位老師說,人總是能夠獨立,而毋須仰賴別人。但我最後會否因爲過於獨立而孤立了自己呢。我多麽害怕變成遺世孤立的個體,而在這日夜不斷奔走的日子中,我知道我終將遺失我自己。我曾告訴B,他是我長不大、不想長大的理由。也許至今他仍不能明白我所說的。然而我終其長大過去了,並在這份情誼中不斷牽扯,欲進還退。都是因爲我很重視他,即使他不。

然後是我中學時代的朋友們。近來總會不時想起你們,在腦海裏細細溫習每一張臉孔,想象你們當下是否安好。還在工作嗎,還是到哪裏升學了。想一起上實驗室拿化學液體亂混一通;放肆的在課堂上高喊、追逐、無分膚色圍成一圈高談闊論。爾今穿上這看似成熟穩重的校服以後,仿佛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學弟妹的雙眸都在看你們這些中六的大哥哥大姐姐們啊。所倖我在現在的生活中遇上了另一群可愛的朋友們,好像回到那已回不去的少年時光。重新,再來年少輕狂一次。

朋友,你近來好嗎?我很好,勿念。

昨夜霧水混雜泥土香,綠嫩冒起,萬籟初醒之時,仿佛一切重新啓動,最赤誠原始的心。走在歲月逼仄的長路,我們總是匆匆、匆匆,太匆匆。讓我竊取一點時光,漫步在過往、當下、未來的零碎片段與預見中。日子如往常恬靜安逸,無與倫比的美好。

 

10 thoughts on “塵土

  1. 读这篇文字,我想起砂州岁月。
    那时季有想念,有不安,有乡思,有茫然。
    后来慢慢投入,融入,到不舍。
    就是在那四年,我学会了自立,学会了处之坦然。

    • 是啊,時間會慢慢煉淨我們,直到自身成為最馨香的香膏。:)
      中六、大學,逐步的成長即便代價很大,得到的也會更不同。

    • 是啊,不知怎麽系統出問題了吧,都like不到呢。
      謝謝你的喜歡啊,可惜最近提不起勁寫東西了。
      看來目前需要沉澱,日後再慢慢攪動吧。
      畢竟很多現在所做的事,都不只爲了現在。
      哈:)

  2. 獨立只有幫助自己繼續往前走﹐
    即使孤單的走也不會有徬徨的無助
    就純粹是一股自我的力量推動自己的堅毅力。
    肯定不會有遺世孤立的感覺。
    祝咩咩前途無量。

    • 是的,我也相信如此。所以寫到最後,我還是不孤獨。
      反倒能夠珍惜擁有身邊的所有人事物,就已經很足夠。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