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8/11

《壓傷的蘆葦——報讀華文班的窘境》


还记得中五毕业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筹谋如何选择接下来的路。对于我们这些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的想选中文系的学子来说,中文系肯定比别的科系来得少选
择,纵观大马的私人学府,也只有新纪元学院、拉曼学院、槟城韩江学院和柔佛南方学院。再看本地大学,提供中文系的也只有马大和博大。可见踏上这条路所要面
对的,不仅是某些现实主义者所投以嘲讽的眼光,还有如何在渺茫的机会中让自己跻身进入中文系。(姑且不论海外如台湾和中国)。然而我是羡慕的,认识来自马
大、新纪元、拉曼中文系的学长姐们,他们各自分享自己在中文系的日子,办文学比赛、文艺营、参与交换学生计划,并成为各作家和知名学者的学生……

于是我斗胆的选择踏上中文系这条路。起先一直在学院和大学中徘徊,究竟要选择本地大学还是私人学府呢?选择学院的话,就得要付更多的钱,即使它们依
照成绩分派奖学金,然而我不想让家里的经济负担更重,最终还是不加以考虑。如果选择本地大学,就只能进中六,拿中文。拿中文?这是多么危险的事,外头闹得
沸沸扬扬了:中六华文班被关闭,学生的兴趣和梦想被抹杀。但抱着顽强不屈、想一窥本地大学的面貌的心态,还是毅然选择了中六。

搜罗资料后,才发现全森只有一间大学先修班有开办中六华文班。于是便和家人一起赶到位于芙蓉的学校探个究竟。在办公室的布告
栏上贴着初六所提供的科目配套,其中一班的其中一栏填写着“Bahasa
Cina”,我当下满心欣喜,原来中文是被列入正课的呀。只是后来经过询问后,中六主任告诉我,我们还不确定能不能开始华文课,因为今年政府不再拨款于华文科和师资也同样面对短缺问题。我知道她关心我们这些想报读华文科的学生,于是她肯定地对我说,我们会尽力尝试。

接下来就要处理转校了。你以为转校很容易吗?为了转校,父亲和我不断两地回来奔走,到教育局询问,到该校见校长和中六主任,还要面对本校某些老师的冷嘲热讽。情况形同被别人当成叛徒、卖国贼。但我庆幸的是,华人老师们不断给予鼓励,不管多么艰辛都劝自己要坚持下去。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最后不选择中六的理由:不能自由选择自己所要的学校,处理转校还要程序重重。谁还受得了官僚们不理不睬的态度?

辗转一个月,终于转到了所要的学校。离开了家,也和几位朋友一同迁到芙蓉,住在学校附近。即使大学先修班已开课了一个月,然
而中六华文班仍未开始。慢慢认识朋友之下,也找到了要一同报考华文的朋友们。他们仍旧在极力争取开办华文班的情况中,即使到最后华文不能被列入正课。他们
四处问人,谁要报考华文班?起初集合人数的时候,约莫有25人欲要报读或报考华文。收集了学生和家长的签名后,便把所有名单和公函提呈上去。我还记得中六
主任和负责老师所给予我们的支持和鼓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We will fight for
you”。他们说,连淡米尔班也开成了,华文班也应该没问题,别担心。

事情也如先前所承诺般顺利,华文班开成了,放在星期一放学后的3.10-5.30这时段。人数由起先的25遂跌到15人左
右,间中不断有人流失、加入,一直处于未定的状态。是啊,真正要踏上这条路谈何容易呢。身边的朋友一看华文课本,马上摇头连连,哇那么难,那么多东西要
读;中六华文班还是放在课后的午间时段,上了一天的课,谁还有动力坚持下去呢?惟有我们这些硬着头皮要报考华文的学生了。

我们的华文班由校内老师所指导,即使他先前没有教中六华文的经验,但我们一起努力。老师尽力把所知所学的传授给我们,接下来
的努力就靠我们自己了。间中我们仍不断地找新朋友加入,最后芙蓉一带的另两间大学先修班也来了好几位同学。于是最后这华文班,集合了三校的学生,总共有
15位学生上华文课。

大约过了一个月,某天课堂上的最后半小时,老师关上课本,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堂华文课了。我能感受到四围
的宁静和讶异,结合了每个人的疑问和愤怒。为什么?在某次的学术会议上,某老师把高六学生的华文成绩搬出来当笑柄,你看,华文科害拉底我们整体成绩!校长
一忿之下逼迫华语班关闭,成为刀下鱼肉的当然是我们初六的华文班。高六的基于已经报考华文了,只能继续上课。即便华文老师极力劝阻,校长仍不听,以“报考华文会拉底整体成绩,学校的排名会大跌”的理由,拒我们于千里之外。不能开办,甚至不能报考。再坚持下去的,叫你的学生全部转校!

难怪,这也应和了“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Pencapaian diutamakan!

然而Rakyat didahulukan在哪里?

我们学校于2010年在华文中考获A等、总成绩4.0的王丽馨学姐,这些好的见证为什么他们就看不见?为什么总是鸡蛋里挑骨
头?每一次谈到华文班,第一个闪过的字眼就是:争取!想当年学长们是在一次的营会当中把问题带到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先生面前,问题才得以解决,才有华
文班的延续。然而我们希望这一次也是如此。

这几天我们不断地行动、争取,想尽办法让华文班延续。通知了督学,他们说无能为力,只能把事情带到教育部去。我们写信、联络
高官、把我们的心声放在网络上、集合全校华人子弟的力量,让他们知道中六华文班的窘境和末路。我们没有任何企图和不良居心,只想让民声被听见,只想让民众
听见这群要报读华文的学子们的无奈和悲哀。

然而,我仍十分感谢过程中不断给予帮助和扶持的人和老师们,特别是华文老师和中六的各老师们,以及所有大学先修班的朋友们,你们每一个问候与关心都是我们的动力。高六的华文班学长姐们无须气馁,你们考取最好的成绩便是我们的希望了。

压伤的芦苇,它不折断。我们行动了,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