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鴨走過十九歲殘骸

 

 

十二月末日預言如星星不知掉落在哪個叢林裡,天空整日灰灰暗暗,濕透的衣服和心晾不乾,換來母親的叨念。十二月的天空總不時燃起一枚枚煙火,聖誕節,跨年倒數,人們仰望而讚歎,最後也只能低頭,和世界沈默相望。輪廓日漸歪斜的世界、踟躕不前的世界,晃動著。如今我仍無法航過那鬱悶的赤道無風帶,我要去哪裡?我從何處歸來?鐮刀一片一片刮下雲朵,墜落成雨點。或淚,或,問號真讓人疲憊。

和二十五牽手總在火焰中。在無法靜止的時間裡熊熊燃燒,熔解,冷卻成焦黑一片。焦黑之中仍能見一雙緊握的手。我在琴聲中淚如雨下,輕輕拭去,冰冷的心終於獲得溫熱。思念太長但時間太短,書頁一翻即十二點,灰姑娘的玻璃鞋終究變回原形。沒有人在意他們的意願。而二十五總能精準詮釋那些靈魂的撞擊,那些破碎的生命共同體。二十五看見了,甚至看穿,頃刻我們走進彼此的心裡。沈默,卻能深深瞭解。即使我們仍無法原諒時間的殘忍,以及分離這回事。

櫥櫃裡的校服撤換成上班服,執起教鞭,敗絮其中的教育體制裡我是金玉其外的一員。茶餐室裡的阿姨叔伯們對老師豎起敬意(「欸老師早啊老師好啊老師老師那樣叫著」),我只能為下一代所領受的硬式教育感到悲哀。一六一大概也住進新的室友了吧,不久以後他們後來者就會知道,只要在晚上熄了燈就能看見一六一裡大片大片的星空了。那是我們用螢光液劃出的圖案與名字。某某某到此一遊。男孩和女孩。大樹。笑臉。豬。夢一場。Forever Love。車子轉上高速公路後決定去海邊,偶爾也採第二條路,穿過椰林鄉鎮,不下半小時就能抵達——公假的夜裡在沙灘上埋鞋子;高考後在海邊租了公寓,一邊燒烤灌酒對著樓下的小孩高歌大喊,有人哭有人笑,年月在所有人身上走過,不知不覺就到了尾巴⋯⋯

我其實並沒有勇氣回顧二〇一二。關於迷惘、傷害、孤獨、思念、恐懼、憤恨、絕望、極端、死亡。也只能假以詞彙,盡可能輕輕帶過。所幸我也只有魚的三秒記憶,過了就忘了(或假裝忘了)。想起《挪威的森林》裡渡邊對直子說你要鬆開,直子卻悽慘而固執地回答:「不行,這樣一鬆開的話,我整個人恐怕就要散掉了」。

他們終究沒能明白我匆忙告別的理由。當我肩上背包走出一六一,他們面無表情地告訴我「你好殘忍」,之間僅隔了稀薄的空氣。午後陽光把所有物事拉得長長的,畫面脹滿了氣憤與失望,心底隱隱藏著不捨。沒有人說穿。但其實我連那天的日期都忘了。到超商吃了一頓午餐回來,推門出去,也不知背後有否浸濕的雙眼目送,我便這樣離去。

我不能告訴他們,如同遊樂場裡的群體塑膠玩具鴨,我的十九歲,再鬆開恐怕就要散掉了。

 

 

 

4 thoughts on “玩具鴨走過十九歲殘骸

  1. 松开就是不要背负太多,咩杨19岁了吗?
    像我女的年龄(她20),而她已经大三了,有时候也不敢相信岁月这回事,怎么就是一瞬间的功夫!

    • 可可姐,
      今年20了,也快進大一,準備上大學之餘當著臨教,誤導著一群莘莘學子哈。
      於我,鬆開的意思太廣了,這裡暫且表達的兼容眷戀、不捨放開的意思。
      新一年祝可可姐身體依然健康喔~

  2. 寫得比我好哈。
    二〇一二年對我來說真是痛徹心扉的開始,連結尾都不要讓人太好過。當然我不敢說自己理解你的心情。但傷心歸傷心,絕望歸絕望,殘酷歸殘酷,不如換個角度去看。你的二〇一二結滿了累累的果實。可能這一年過得再壞至少這是好事吧。

    祝安。

    倩雯敬上

    • 二〇一二確實是人生一大轉折,經歷了好多眼界也開拓得廣。即使每一幕經歷都籠罩著悲傷的霧,我仍希望自己可以撥開薄霧,走出去。我會努力轉換角度,像張懸說的,任好壞開花結果。一起加油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