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燃盡

父親愛看煙火。

昨日趁夜進城,空中不時閃現美麗火光,像一枚枚彩色針尖刺破黑夜布幕般。駕駛座上的父親將頭探前,避開擋風鏡前的黑色遮陽貼紙,穿過玻璃,父親臉上不經意沾上了火光。「嘩」。父親小聲讚嘆。在許多鋼骨森林聳立的城市裡,即使有再多再美的煙火,它們始終無法攀上吉隆坡的高空。父親如信徒般虔誠的眼神與對煙火的讚頌也不經意影響了我們,循著父親的目光望向那些在夜海裡紛紛逬裂的彩色漣漪。有那麼一刻,我看見煙火是最孤傲的精靈了。像彼得潘裡那尾巴總是拖拉著粉色亮光的精靈。經常沈默。卻毛毛躁躁。

我眼裡曾經燃過火光。那是小時候一個人睡去的夜裡。當父親說,「長大了要學會獨立」。我把自己緊緊裹在棉被裡,望著窗邊那盞亮著的小黃燈,心裡不斷不斷呼喚著家人。那些不需要咖啡因也可以失眠的夜裡,綿羊數到了一億一兆也能精準計算下去的夜裡,我多麼渴望睡眠如大野狼般將羊們一一吞吃。「不再需要有相信牧童的村民了」。但我卻多麼渴望有人會突然推開我的房門,然後我可以告訴他,我怕,我怕就這樣失去了你們。

而我們終究會失去的。成長亦不斷推開我的房門。當我睡過了最後一天上課日,悠忽醒來,已近下課時段。那是過錯。當同學忽然告訴我,我們以後沒能這樣一起打鬧了。那是錯過。我們在笑聲過後剎那安靜下來的片刻畢了業,自己又再失去了一個分身。沒有淒慘場面的告別會,走出校門說聲拜拜便不再回頭。盡可能不要回頭。

而我們就是煙火。要如何面對自己的墜落。

父親愛看煙火,但其實他希望看見的,是一家人一同仰望夜空、露出深邃侈靡的笑,最溫馨齊整的家庭場面。當煙火燃盡,光亮一瞬淪落成黑暗;當我們不再仰望而踏實走在黑暗的天空下,面對一整片繁華以後的空寂,此刻的我願意將童年時期窗邊的那一盞燈熄上。放下恐懼,燃起自己心裡的光,照亮。

而我們就是煙火。親愛的,如果你願意屠宰你心裡的妖,恐懼的妖,慫恿你去死的妖,而我希望,也祝你,屠妖節快樂。

 

 (感謝子元兄提供圖片:))

 

7 thoughts on “煙火燃盡

    • 也許考試遮蔽了彼此對畢業的不捨,但這一年半的先修班生活無疑開闊了我的眼界。如同我曾經在班上和你深談的。一日將盡,但一生很長,那些衝擊與鼓勵都會讓我們努力並勇敢地生活下去。珍重。

  1. 咩羊,寫得真好!
    總是讓JO感動於你文字和心靈同步的細膩。
    一生真的好長~~因為你這麼年輕,因為你這麼感性。

    學業身心一切如意?

    • jo也好久沒來坐坐了,近來可好?
      謝謝你一直喜歡這些壓抑著毛躁不安的文字,我總是安分的寫,沒有什麼期望。
      jo一直以來的喜歡就是很大的鼓勵了,讓我偶爾可以仰望窗外的藍天。
      學業身心一切都好,我畢業了,又是人生另一段風景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