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的海

 

 

阿甘母親離世前對著安靜坐在床邊的他說:「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那已是一幅海的場景。床如輕舟盪漾盪漾至遠方,離人回首,已影去無蹤——

宿舍長年失修。壁上生癌,漫漶出一片人臉。雨天的時候變成了《重慶森林》裡那所哭泣的破舊公寓。梁朝偉對著房子痛斥,就失戀而已嘛,有什麼好哭的。他就是房間。

「床濕了一大片,不能睡了啦」室友發簡訊過來。連房子也要因為我們畢業在即而不捨而哭泣了嗎。

也不是沒有想像過床離家出走的情景。首先它必須借助某樣能讓它移動的什麼。比如水。那麼現在它就是水上飄蕩的床了。它必須調整姿勢,豎著游出房間纖細的門身。游出大頭房主忘記鎖上的大門。在路口右轉。碰上一只沈睡的貓,不能驚動牠。慢慢的。在紅燈前停下。游進高速公路。一臉綠得發慌的路牌指著左邊,左邊是海⋯⋯

在所有告別之前如果也有預先設想或好好計劃的時間,哪怕只是短暫幾秒,那該有多好。

我們是否曾經幻想。在所有物是人非後一個人穿過長長的地底隧道,自己成了陽光。出席不需要告別的告別式,逝者在一覺醒來後斥責喧鬧的人群(你們居然給我在那邊嗑花生打麻將講笑話)。安靜凝視空中划過的噴射機,對著天空的白色煙道淚一直掉。一顆紐扣掉落的瞬間,我們不要俯身撿拾。努力忘記昨日背過的物理方程式,卻無法忘記偶有陣雨的十月午後,H從外面走來,掛上虛擬笑容的臉對我說,我媽死了耶。

電影結束後我才恍惚想起,當阿甘的母親以將逝未逝者(或許不久後就要加入眾神祇行列),以一口仿佛看盡塵世流轉之命運,篤定而悲哀的語氣或以自己即將結束的人生註釋著不可比擬的預言說,人終究會死的。阿甘卻一臉深沉。低頭。「但我希望不是這樣」。

〈是我的海〉MV裡,青峰挨著灼身海風一個人走在海灘上,緊緊擁著自己的毛衣嘶吼一般唱著「你知道我不想離開,你知道我有多無奈」。

我們都有選擇的餘地嗎。阿甘與阿甘的母親。梁朝偉與撇棄他的空姐女友。宿舍與床。H和他母親。青峰和海。生與死。

我要如何離別仍需遊蕩的旅人*,如果我僅僅是我空白的海。

 

——
*自〈如何〉歌詞/張懸/《神的遊戲》/2012/她是吟遊詩人

 

One thought on “是我的海

  1. 读过您的多篇文章后,好羡慕您能写这么多篇好文章。请问您能教一教在下如何写出好文章吗?因为每当有了灵感,却不知道该如何写出能够吸引读者的开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