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轉的雨歌

 

給二十五,和怡君——

 

想像眼前忽然下起了雨,而你在雨中彈著三角琴。

想像眼前忽然落下了葉,是秋天,而妳已在遠方。

雨就要落下的瞬間收到了妳的來電。我在暗暗的迴旋梯間看到了妳在飛機上的身影,心急如焚,在飛往南京的航班上,妳說「再不接電話我就要哭出來了」。此後短暫卻漫長的,艱難如赤腳涉水的三個月,我已來到這裡。宿舍窗外的景色恆常披著一身灰蒙,雨慾語還休。我記得那時的妳說「等我回來」。雨頃刻落下,我杵在樓梯前好久好久,再也上不去了。還能回去嗎,怡君?

而十一月也已悄然漫過了我們。

我只能依據妳發來的照片想像妳眼前的風景。悲涼的秋,徑上滿是凋零的楓葉。黃淺至深紅,一片一片綴滿路面。眼前一對撐著紅傘的情侶,右邊白傘底下有個女孩,斜肩背包,一個人走入秋里。公車開走了,在照片的最中央,幾乎隱去的末端。我不禁讚歎,而妳說這張照片是於一個溫度很低很低,吹著五級大風的時刻拍下的。

掀開華麗的背後是一痕痕自刎的疤,有人告訴我,那是天使的唇印。

一個人背著沈甸甸的背包從大學診所走出,推開玻璃門迎來午後熱辣的光。走二十分鐘的路程到宿舍餐廳外帶午餐、取水、到投票處簽名,最後攀上五樓宿舍。回到房時後背已濡濕一片,藥房裡抓的大包小包的藥已無效。那是上大學的初病,醫生說「多休息,多睡」,而我仍挑燈夜戰不斷襲來的報告呈堂作業活動測驗。

天使輕吻著每一個深夜。

二十五發來一首曲子,在睡眠鯨魚擱淺般的幾個深夜以後。我聽見琴聲伴著昨夜的雨一起落到我的窗前。仿佛他就在雨裡,任由雨的傷襲,自顧自地只為完成一首曲。我聽見了,以致昨夜的夢如此深沈,擺脫了連日來只能以觀眾之眼去觀賞自己的夢,在對岸的夢。仿佛他已不再是雅典娜,而是真正自由的莎琳。

我記得怡君臨出發到南京前告訴我她也不想飛了。我說決定了就坦蕩蕩,自由去描繪夢想的形狀(自由的自也是自己的自嗎?)。即使捨不得,也已沒有人會在後頭等你了。每個人正努力前進,回首已無風雨已無情。覺著說殘忍了想挽回,卻發現自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事實。

二十五曲子裡的臨別依依,關於思念,以及度日如年的愛恨離騷。

下雨時褪去鞋子腳掌並著腳掌踏入水洼的女孩所展現的自由的姿態。

他們是一首首旋轉的雨歌。音樂全然落下以前響起了鳥的啁啾,春天已快到來如同妳的歸期。妳還會不會發照片過來呢。那又是怎樣的一番景色。那時候,我們不要悲秋,不要色彩,不要任何等待,一同在雨中盡情旋轉、旋轉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