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年末的華麗

「日月逝矣,歲不我與。」《論語·陽貨》

學年近末,帷幄也將華麗謝下。我想起第一學期的奇景,一個人步行於返回宿舍的路上,風起時,天空竟落下了一絮絮白棉。那冷那瑟叫人錯覺,一度以為寒冬降臨,心裡卻遙想不遠的春夏。老師說,在北京,冬天可寒得刺骨。那落白許是時間的隱喻。凋零亦是重生——年歲未及更替,我們就要匆匆趕下一趟列車了。

一年來最常於奔波,寫作極少,閱讀微量。吃早點的時候妳說「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啊」,才想起自己真的好久沒有認真讀完一本書了。於是此刻張貴興思念中的長眠公主就安躺於書桌上。一個人的課堂,一個人的圖書館,且是一種流放。最後一堂壓力課結束後被老師叫住,他說,原來你是作家啊(我還在努力前往中),前些日子才在報章看到你的文章。我笑得多愧疚,眼神沒命的躲避老師。問起自己為甚麼不赴台,未及回答,老師說不打緊了,繼續走下去吧。我連忙點頭。那些未竟的夢想,已漸漸在路上變換了形狀。畢竟一年已儘。

大學一年裡滿滿都是色彩。我們卻都是被時間拋棄的多崎作。

大學開課第一天便和係上同學結伴去寶龍的麥當勞,邊走邊問路,不怕走失皆因任性與狂妄,更說好要在大學有一番作為。如今彼此是彼此的牽掛,將來如是。後因中文組聯誼會外號環節,促成了後宮華麗降臨。每個課後的一起午餐,外出,總是一行人高調走路大笑。後來駕車,小小空間裡也滿溢笑聲與喧鬧——「黑phone內,那傷眼動人⋯⋯」青春如此珍稀,轉眼年逝,有人就要先行離隊了。是一個講話很大聲的女孩,也就應驗了芥蘭所說的「沒有誰可以陪誰到最後」。追夢的姿勢最美,而我堅信繞遠路是為了讓自己看清前方。這些日子縱然感傷,卻也無人戳破,依舊快樂歌唱出遊,將青春燃燒個歇斯底里。

後來一些人未經允許闖了進來,從此成為最深的依伴。出遊那次你問為甚麼總不能happy ending,我想,是阻隔吧。世事變遷在我們之間牽扯出一道鴻溝,跨出去就會墜入無底深淵。我們總以為彼此明白而不說,但終究還是一直錯過了。然而我會一直等在對岸,任時間的淘洗與焠鍊,等彼此退讓出一座橋。亦感謝那些說走就走的團友,翹課只為吃早餐,午後KTV裡難過的曲目一連播放,我明白我們心裡的缺口。就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吧。

如果紅色是豔麗,那一定屬於大家共同完成的舞台劇。《十月初五街》落幕之時並無預期般難過掉淚,各種情緒參雜,連說話也變得吃力。半年的進擊轉眼成空,巨人將城邑攻下了,然後呢。回首望去是坑坑洞洞,裡頭藏著滿滿回憶——那些轟炸沙登新村華小的考察團、半夜不睡圍在涼亭大聲歌唱一起想家、茨廠街與曼珠沙華、厚著臉皮向人討錢、布城商場裡的大大群狂人;再到大匯演前一起徹夜趕工、行屍走肉、大便臉、爭執與寬恕,太多太多無法盡訴,但每一幕是如此深刻動人,經已牢牢嵌在生命裡了。

想必就是學年末的華麗了。

我不會忘記現代文選課上黃琦旺老師對文本的解讀如何震攝了我,以及生活哲學的分享點亮了生活的暗面。我會記得晚間文學課室後面開滿的一傘傘丁香。我會記得古代漢語課總是失靈的空調,以及邱老師授課的語速總讓人措手不及。但他終究讓我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

小論文的最後引用了米亞的話:「開始也不是要這樣的,但是到後來變成唯一的選擇」,用以總結大一的華麗旅程。很多的身不由己,或許會在往後結成果實纍纍。日月逝矣,我願在大學裡構築的回憶城邦,有一天能用以抵禦時間的擊潰。即便人來人往。即便紅塵攘攘。

 

2 thoughts on “學年末的華麗

  1. 咩揚,原來在北京唸書!一直以為你去了台。
    感覺上,你的思想又上了一層樓。
    好好啃個幾年大學生涯,努力!
    紅花們對你的牽念都化成祝福遙送予。。。

    • 好久不見啊jo
      我在馬來西亞博大修讀中文係哦,沒在北京也沒在台灣(往後就不知道了)
      好久沒寫字了,希望自己有走遠了一些
      會趁大學這幾年好好努力,謝謝大家的祝福
      也希望大家生活順心啦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