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浪子

 

刊登於【中國報|青春說】/2013十二月

 

 

考試的日子我們夜夜守在窗前,絲毫不察時間的流逝。晨霧漸散,光緩緩透進了窗,我們才盥洗更衣,僅拎著鉛筆盒徒步至考場。所有人俯首速寫,字字珠璣,爭取進入國立大學。一個不留神就再也無法追上。殘酷如現實。

記得考完某張試卷的次日,因為沒課,R便邀我們說,不如去走走吧。先在路邊茶餐室吃過早餐,乾撈麵熱奶茶,如今回憶裡還氤氳著晨香。R後來就把我們帶到了他家。他說家裡有小型KTV廂房,可以免費唱不計費。我們一行四人就這樣坐在R家的模擬KTV裡了。

Z首先拿起遙控器點了幾首歌,在待播歌單裡列隊,隊伍裡都是我們所熟悉的九〇年代歌曲。心動。夢一場。Hey Jude。白天不懂夜的黑。起先氣氛總有些尷尬,大剌剌的Z首先拿起了麥克風,另一隻在桌上,長滿了刺。R基於主人關係所以就接著唱了。明顯地低吟,想要把自己的嗓音隱入音樂中。R總是過於拘束。搬進來和我們一起住以後,他最常做的事就是睡覺。醒著的時候說話,言談間卻仿佛隱藏著不可言喻的弔詭,仿佛禁忌。

音樂轉到許冠傑的《浪子心聲》,麥克風也就傳到了我和怡君手上。我們的K歌必點,沒有年輕人該有吶喊嘶吼、激昂節奏,而只是很沈著的唱。在那混合著口哨吉他鋼琴與小提琴的間奏中,所有人忽然沈默了起來。仿佛沉思著什麼。那是我們最迷惘的時代,年少末班車,就要下站。氣氛終究滯於一片死寂中。

時間過去,頃刻我們仍如浪子,飄渺在歲月大漠裡。我們仿佛領悟了該有的什麼,卻仍抵不過沙塵暴。R的父母後來離異,我早該在他那無人的屋子裡發現的;Z的母親在中六期間死去了,每夜把自己裹在被窩裡。怡君現已在南京,一圓她離家高飛的夢。

記憶中,那真是一場煽情卻無法遺忘的K歌午後。仿佛預示著未來,滿是傷害、離別與死亡。彼時沈默瞬間所迸裂的,興許就是那微不足道,卻暫且安撫了年少之心迷亂與荒蕪的歌詞,說: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2 thoughts on “亡命浪子

  1. 飞行屋的主人,接下来要飞往哪儿呢? ;)

    咩扬,先预祝新年好。
    挺惊讶你们熟悉的歌,竟然有披头四,还有许冠杰的。。。还以为年轻的你们都在听一些我毫无印象的歌,哈。

    • 藍湖,

      也不過是在現有的日子裡學習飛行,目的地已不再重要了。
      我也追趕不上那些流行歌啊,就只聽自己喜歡的歌手而已。
      過去總是美好的,哈。

      好久不見,新年快樂呀。:)

蓝湖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